专家:叫嚣烧中国造奥运服 美国自毁“大国范儿”

时间:2019-08-11
author:真奂

  党建军(主持人) 赵海建 李明波

  本报国际问题资深编辑 北大硕士三剑客

  话题1

  叫嚣烧中国造奥运服 美国自毁“大国范儿”

  7月10日,美国伦敦奥运代表团官方制服公开亮相,由美国著名服装品牌创始人拉尔夫・劳伦亲自操刀设计,色调秉承一贯的“国旗范儿”,充满美国味。不过,由于这套制服由中国企业制造,引发了一场风波,一些美国议员12日纷纷发声,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、民主党人里德甚至扬言应将其全部焚烧。一套中国制造的奥运制服,为何会引发这么强烈的反应?且听我们慢慢道来。

  文/党建军

  美国包容性减弱

  李明波:美国对内包容性很强,对外来移民和外来文化都相当包容,但对外却又是另一个面孔。这次出现抵制中国制造奥运制服这样的事件,甚至在高层政治人士中也出现这样的声音,让人觉得没了范儿。这从一个方面或许反映出美国的衰落。一般而言,衰落之后,包容性就没有那么强了。如果美国的实力仍然非常强大,对于产自中国的奥运制服应该可以接受。

  党建军:美国可能真的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包容了。2008年奥运会时,美国代表团的奥运制服也是由一家中国企业制造的,那时候,没听到什么美国国内反对的声音。奥运会之后,金融危机爆发,美国经济由此陷入衰退。早在布什政府制定经济刺激计划时,就规定了所谓使用国货的政策。具体到奥运制服事件上,可以说,跟4年前相比,美国人比以前小心眼了。

  赵海建:在这个问题上,美国人确实缺乏宽容,但不能由此断定美国已经衰落了。其实,这样的事历史上不乏先例,在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,美国人对外国商品的排斥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一般来说,经济形势不好时,美国人就会抵制外国产品,推行贸易保护主义;经济形势好的时候,则会主张贸易自由主义。

  经济问题政治化

  李明波:美国总是谈论自由贸易,但在奥运制服这件事上,美国政客显然是在为自由贸易设置障碍。

  赵海建:美国所谓的自由贸易从来都是双重标准,对自己有利的时候鼓吹自由贸易,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就抛弃自由贸易。

  李明波:中国制造一向价廉物美,美国代表团奥运制服的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,不应该成为说事的话题。

  党建军:一般来说,奥运制服由谁来制造就是一个经济问题,通过招标等手续来确定具体生产厂家,谁能提供质量有保证、价格最具吸引力的产品,就由谁来生产。但如今,这个事件显然被政治化了。

  赵海建:从经济和现实利益角度看,将这样的工作外包给中国很正常,但在很多美国人看来,这样做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,就拿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来。比如把奥运制服上升到爱国主义的问题上来说事。美国人一向喜欢宣扬爱国主义,而这件事情确实容易挑动美国人的所谓爱国情绪,而这正是某些政客所需要的。

  大选必炒中国话题

  赵海建:奥巴马一直强调要重振美国制造业,增加就业,因此,一些政客和媒体就拿奥运制服中国制造来说事,强调奥运制服制造可以给美国带来多少就业、多少利润等等。

  李明波:这个事件跟奥巴马与罗姆尼最近热炒的“工作外包”有关,也就是说,和美国当前正在进行的大选密切联系在一起。在竞选中,罗姆尼和奥巴马都互相指责对方将工作外包给中国等外国。

  赵海建:奥运制服中国制造也算得上是一种工作外包,从经济角度讲无可厚非。而且,即使工作外包,利润的大头也被美国人赚走,中国工厂赚取的往往都是血汗钱。

  李明波:制服事件实际上就是目前“工作外包”热点话题的一个应景的实例,右翼媒体福克斯电视台发现了这个线索,民主党政客纷纷跟进。

  党建军:这就是两党在大选期间炒作工作外包的话题,不过,工作不外包本身不一定就能解决美国失业率高的问题。

  难舍中国制造

  党建军:美国奥委会发言人表示,美国奥运代表团制服由私人赞助,私人赞助必然会基于经济考虑,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没有多少发言权。所以,估计美国奥运代表团还是会穿着这套中国制造的制服出现在伦敦。

  李明波:美国奥委会并非政府组织,而是一个具有商业色彩的组织,政府对其投入基本为零,因此,政府或政客的干涉并不一定能起到作用。

  赵海建:实际上,这就是美国政客在大选背景下制造出一个话题。然而,除了奥运制服外,美国代表团使用的其他各种用品可能会产自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,为什么要单单挑出中国来说事呢?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以及中国制造的影响力。

  李明波:对,美国人对中国制造可能是又爱又恨,一方面觉得便宜,一方面又觉得会冲击美国就业市场,而就业话题眼下最受各方关注,也最容易吸引人眼球。

  党建军:的确,就业话题现在最受关注,不过,估计这个话题也热不了几天,毕竟,奥运会马上就要召开了。

  赵海建:就算这个问题平息了,也会出现其他类似的问题,比如美国军服中国制造的问题等。

  话题2

  南海处于无序状态

  美国是幕后推手

  第19届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于当地时间12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。有报道称,美国国务卿希拉里・克林顿在会敦促中方早日同意展开具有法律约束力的《南海行为准则》磋商,以“避免纷争”。

  此前,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曾表示,中方和东盟国家高官于8日在金边就制定《南海行为准则》举行了非正式讨论。他同时表示,中方愿同东盟国家在条件成熟时探讨制定《南海行为准则》。

  文/党建军

  《宣言》名存实亡

  李明波:10年前的2002年,中国与东盟国家签署了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,这与当前所说的《南海行为准则》不一样。前者是没有约束力的,后者则是有约束力的。

  赵海建: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《南海行为准则》本身的问题,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的介入问题。南海的岛礁争端目前还没有找到根本的解决方法。各方南海争端如果不解决,即使达成《南海行为准则》可能也没有意义。

  党建军:菲律宾、越南等东盟国家一直要求尽早制定《南海行为准则》,中国一直认为时机尚不成熟。之所以如此,一个主要的原因是,菲律宾、越南等国侵占了中国南海多个岛礁,并试图通过《南海行为准则》束缚住中国的手脚,维持其既有的侵占利益。

  李明波:目前来看,在《南海行为准则》的问题上,菲律宾、越南等国是积极推动,而中国则似乎有些被动应对,中国是不是应该提出一个类似的南海行为准则来,变被动为主动?现在的问题不在于菲律宾版、东盟版的《南海行为准则》,而是我们未拿出对应的纲领性文件, 只是一种简单的“撞击反射式”外交策略。

  赵海建:除中国之外,南海其他各方彼此之间也有争议,使得整个问题变得错综复杂。即使要制定《南海行为准则》,目前条件也不成熟。菲律宾、越南等国不断在南海采取各种挑衅举动,比如菲律宾刚刚宣布在南海争议海域招标开采油田,所有这些咄咄逼人的举措使得当前根本不具备谈判达成《南海行为准则》的环境。只有在局势相对缓和的情况下,各方才有可能坐下来谈《南海行为准则》。

  李明波:现在看,10年前达成的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已经名存实亡。《宣言》规定,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,以和平方式解决他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。对此,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强调中方立场,呼吁南海问题相关各方要切实尊重和遵守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精神。

  党建军: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未得到有效落实,而《南海行为准则》则尚未达成,就目前来说,在南海问题上,实际上处于一种无序状态。对各方来说,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,应该尽快达成新的规则,从而避免危机和冲突的发生。

  美国挑事有限度

  李明波:希拉里最近多次发表针对中国的言论,牵制中国的意味很明显。不过,希拉里声称中国应遵守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,这个听来很可笑,因为,美国一直拒绝加入这一公约,而中国则是这一公约的缔约国。

  赵海建:从在南海问题上支持菲律宾、越南等国,到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,可以看出美国对亚太事务的卷入力度明显在加强。

  党建军:美国的介入为南海问题增加了很多变量,没有美国的话,菲律宾、越南不会跳得这么高。但是,美国的支持是有限度的。目前为止,在《南海行为准则》问题上,美国主要是通过外交管道向中国施压,除此之外,还没有看到其他实质性的动作,比如向相关国家提供大笔资金援助和武器援助。

  李明波:对,美国送给菲律宾两艘战舰,但却拆除了舰上的重武器。这说明美国也担心,万一局势失控,它会被拉下水。而且,目前美国的主要对外援助国还是巴基斯坦、埃及、以色列等传统伙伴。

  赵海建:有这样一种可能,美国高调介入南海问题,就是在主动挑事,目的是要为自己手上制造一张牌,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用来和中国做利益交换,换取中国在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,比如,在叙利亚以及制裁伊朗等问题上配合美国。